[作者授权发表] 东亚帝国的天敌 — — 晋兰民族史纲

作者: 大不列滇Setanta

我们今天讲晋兰的历史,首先就要给晋兰下一个定义。广义历史上的晋兰的文化圈并不仅仅包括“山西省”的范围,除了“山西省”的朔方、河东、泽潞、雁北等地区外。他还包括南蒙地区的察哈尔、绥远,中原地区的豫北一部分。了解这些基础历史,才能更好的理解晋兰民族在历史上创造过的辉煌奇迹。

晋兰天生就具有内亚性与华夏性的双重属性,而且前者一向大于后者。内亚周人团结东亚诸部落消灭殷商食人族之后,通过封建殖民塑造了全新的华夏文明。汾水谷地是传说的晋人始祖唐虞的发源地,似乎跟史前时代的周人颇有渊源。殷商覆亡前夜,这里沦为一系列残暴战争的台风眼。殷商讨伐西北蛮族的战争、周人辅弼殷商讨伐西北蛮族的战争、周人剪除殷商诸侯的战争相继扫过。为了保卫尚在襁褓中的诸夏文明,晋国深入敌后,扮演了周人北方的前线探险家角色,而且地缘形势远为险恶。晋人身后没有鲁国这样的大本营。周围的霍、魏小邦形同附庸,发挥不了辅车相依的亲邦作用。晋人保卫两周为代表的华夏文明,两周却不能支援晋人。王灵不及,拜戎不暇。然而,这支孤军无比重要。汾水河谷和渭水河谷是彼此相通的双子系统,几乎没有天然屏障可言,顺流而下就能轻易渡河,由汾水流域进入渭水流域。没有唐叔一系的牵制,戎人不难逆转牧野之战的路线,将战争带进周人的王畿。晋人非常清楚自己的特殊性,不大尊重宗法制度,始终跟戎狄文化关系暧昧。曲沃形成尾大不掉的格局,最终造成小宗灭绝大宗的惨变。周平王弑父,在东亚诸国引发了多米诺骨牌式“礼崩乐坏”,晋人戎风最盛,灭宗周诸侯最多,最终在河水北岸奠定了普鲁士式的超级大国。诸夏与宗周面临“楚蛮”的威胁,不得不重新乞求晋人的保护,晋国国君晋文公作为诸夏联盟盟主狠狠打击了楚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弭兵之会,晋楚两国的务实性外交确立了未来长达近百年的东亚晋楚并霸的两极格局。

三家分晋,二元制晋国的解体防止了类似暴秦式国家的产生。面对智伯的威胁,韩魏两氏与赵氏做出了不同的抉择,前者奴颜屈膝、妄图坐收渔利;后者宁死不愿接受勒索,两年困守晋阳的坚韧成功毁灭了僭主智伯。两者的不同路径,冥冥之中注定了未来河南与“山西”的不同命运。大行名法之治,开秦政之先河的韩、魏则毫无疑问代表了古晋人最黑暗的一面,原晋国胡狄代理人的赵氏则代表古晋人最光明的一面。前者生产并培育了申不害、商鞅、韩非等东亚蛆虫,后者则产出了蔺相如、廉颇、赵奢、赵胜、虞卿、毛遂、李牧等伟大爱国者。

赵人掌握内亚技术通道,赵武灵王通过“胡服骑射”等军事变革,成为了暴秦最难对抗的敌人。齐人富强但缺乏战斗力,楚人兵多但缺乏动员体制,韩、魏、燕在秦国“虎狼之师”面前往往不堪一击,只有赵人能够创造阏与式的奇迹。长平大决战赵人的失败预兆了东亚各邦的丧钟,四十万赵国青年的牺牲决定了东亚未来周期性死亡数千万的命运。丘吉尔赞誉不列颠之战的英国飞行员曾经说过:“在人类战争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少的人为这么多的人做出过这么大的贡献。”赵国以区区数百万人口,对抗暴秦牺牲最多,对保卫诸夏贡献最大。邯郸之战的传奇是晋兰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史诗,我们至今仍然不会忘记每个赵人为了自己的命运几乎奉献了一切:虞卿的外交斡旋、平原君赵胜的散尽家财、毛遂自荐请求国际援助、以及站在邯郸城头抗战的廉颇将军与每一个赵军妇孺。赵人的牺牲成功让秦人奴役东亚的时间表延迟了数十年。直到诸夏落日的时刻,卑鄙的秦王嬴政都没有办法从正面战胜赵人,只能乞灵于玩弄反间计式的卑鄙手段残害赵将李牧。晋兰遂陷入了短暂的秦属时代。

“赵高赵国诸王孙,求为秦贼肢体残。鹿马计胜长平战,赵高功冠汉诸臣”,不论后人怎么样揣测赵高的罗曼司,但作为赵诸公子出生的他,成功通过阴谋把秦国的忠臣良将,嬴政的儿孙全部诛杀。赵人在冥冥中完成了对秦人的身后复仇,秦人数十万的犯人大军最终也落到了楚国复国主义者项王的复仇大军手中。包括三晋在内的诸夏完成了复国,却不料机会主义者刘邦重拾秦制恶政,将复国未久的诸国一一毁灭,而后机会主义地在关东推行楚制,在关西推行秦制。刘邦在晋地重新扶植了张耳的傀儡国,却不忘向新世界证明这些诸侯王不过是世界帝国的弄臣而肆意侮辱,引发了秉持诸夏时代价值观的赵相贯高谋刺。晋人对世界帝国这所大监狱里面的生活感到窒息,很快就发现了只有内亚的朋友才能帮助他们重获自由,韩王信、赵王利果断联合匈奴膺惩暴汉,制造了“白登之围”的伟大胜利。卑鄙的汉帝国随后韬光养晦,准备从关东封国“打土豪”以获得对抗匈奴的资源,引发了七国抗汉封建战争,刘遂的赵国一如既往地没有选择观望,坚定地加入吴楚齐反汉大联盟,并在七国之中抗战到了最后一刻。晋兰,进入了悲惨的汉属时代。

汉帝国企图通过收买内亚的旁系雇佣兵来对抗匈奴,使得晋兰幸运地成为了“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内亚秩序再次进入晋兰。东汉解体,曹操、袁绍争相收买利用晋兰的内亚雇佣兵,司马氏因之。到五胡大解放的时代,晋兰的内亚武士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天命,那就是不能再为愚蠢的中国人内战白白贡献炮灰,而是应当彻底推倒司马氏的民族大监狱,让东亚大陆重获解放!晋匈联合政权领袖刘渊不负众望地被中国知识分子视为永嘉之乱“首恶”,推倒了东亚世界帝国崩溃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刘渊、石勒很快就将帝国的腐臭打扫干净,却因冉闵之乱引发了巨大的政治真空,给予了慕容鲜卑机会。前燕、前秦的统治并未破坏晋兰的政治生态。前秦解体,晋兰南部很快复国,建立起了自己的国家(史称西燕),却引发了慕容垂的忌惮,慕容垂对西燕的残酷灭国攻击提前导致了后世宋灭北汉的局面,中原帝国有能力摧毁晋兰、却没有能力保卫晋兰,最后被新的内亚征服者肆意蹂躏。

崛起于今天南蒙地区(古代晋兰北部)的拓拔鲜卑,很快就摧毁了中国化费拉化的后燕帝国。晋兰对于北魏、北齐、唐三大鲜卑帝国的意义,犹如满洲地区对于大清帝国的意义。晋兰地区的“六镇”,在鲜卑帝国不断集权化的时代,仍然保有自己的自由,最终导致了“一国两制”的破裂。在北魏企图背叛祖先的自由生活,追求中国人专制集权的时代,是晋兰英雄尔朱荣一举发动河阴之变,消灭了拓跋猗卢的不肖子孙与费拉蛀虫,堪称了北魏帝国史上的保守主义运动。六镇系统为东亚产生了宇文泰、高欢、侯景乃至隋唐帝国的始祖。晋兰作为内亚秩序辐射东亚秩序的传接口,主宰了东亚数百年的命运。

六镇引起的混战产生了号称“柱国”的幕府统治,柱国通常也是大将军,在朝廷以外的晋兰军事重镇建立幕府,形成二元权力体系。帝国朝廷掌握在士族文治主义者手中,继续推进强化吏治国家的官制改革,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晋兰幕府复制了前赵时代的“单于台”,统率种族复杂的各部落和胡化将领的半私人军队。幕府的领袖必须像部落酋长和封建君主一样身先士卒,才能慑服诸将。中原朝廷与晋兰幕府往往形同敌国。幕府必须周期性发动政变和屠杀,恐吓难以驾驭的君主-士族联盟,但收效的时间都相当短暂。北齐的禅代并没有取消二元政权体制。晋阳幕府继续凌驾于邺都朝廷之上,直至亡国。北周取晋阳,邺都的朝廷立刻丧失抵抗能力。北齐继承了元(拓跋)魏朝廷的正朔,朝廷和幕府也就自动继承了洛阳士族文治主义和边镇部落封建主义的冲突。

隋帝国崩溃引发的混战其实更像是一场晋兰土豪与领主之间内战。李渊胜利的世界线就是后世满洲人成功入关的世界线,通过牺牲龙兴之地(晋兰与满洲)的秩序维持数百年大一统最终力竭倒毙。在刘武周胜利割据的世界线上,晋兰突厥联盟可能会重新将封建主义在东亚进行复活,然而我们都没有机会看到了。

唐帝国的四出侵略与再中国化,引发了世界各国的共同打击与被征服各邦的独立战争。安禄山的燕国独立战争刚刚打响,唐帝国便残忍杀害了主导晋兰内亚化的英雄安思顺。在唐朝廷与燕、河北三镇的长期战争中,晋兰的朔方镇为唐帝国出力最多,牺牲最大,其民族英雄仆固怀恩、李怀光却先后遭到朝廷的出卖。长安朝廷虽然知道李怀光的叛乱和仆固怀恩的叛乱一样,主要是朝廷恩将仇报的结果,然而绝对不能认错,因为其他各镇勤王的动机就是想要瓜分河东和河中的土地。河东高地一直是能够拱卫唐朝廷的真正核心。朔方本镇偏远孤立,只适合补充部落后备军。李光弼为朝廷经营的防线,因李怀光而必须交给外人和敌人破坏。朝廷的敌人以忠诚的名义,毁灭了朝廷的朋友。此后,耗尽精力的母体不再为朝廷生育新的勤王军。

公元763年,晋兰的朔方镇与安史余部签订停战条约,燕方交出史朝义的人头,但河北三镇赢得了事实的独立。唐帝国为了监视控制这些新独立的藩国,在晋中、晋南地区也安插自己的钉子,却往往适得其反。昭义镇横跨太行山两侧,其设立目标就是破坏河北藩镇的地缘政治完整性。昭义镇处在危险的地缘环境,承受了巨大的战争压力,结果形成了特殊的“武化”社会。昭义镇将吏治国家的精神用于军事训练,将科举优胜者的特殊待遇授予军训优胜者,从山民当中培养出一支强悍的步兵,在东北系和西北系蛮族的夹缝中顽强地生存下来。河东镇和河中镇最初也是朔方军的班底,李光弼平叛的主要基地。太原是唐朝廷的北京,河中是长安的门户。只要朔方军仍然能够保卫朝廷,朝廷绝不会将这两镇交给外人。只有在西北各军的内附蛮族已经无法抵抗沙陀新人的时候,朝廷才会无可奈何地签署自杀委任状。

唐帝国与南诏的战争彻底摧毁了帝国财政体系,随后便是恐怖分子庞勋与食人魔黄巢制造的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沙陀人作为新一代引进的内亚武士,成功地在这两次大灾难中出兵维和,拯救了本应被屠宰的大部分东亚顺民的生命,成为了晋兰的新主人。沙陀领袖李克用没有大一统的野心,否则就不会将天子留给李茂贞和朱全忠争夺。他宁愿循序渐进地蚕食太原周边各镇,恢复晋兰“表里山河”的地缘完整性。然而,横跨太行山两侧的昭义镇迫使他将战争延伸到河北。晋兰与河北三镇的斗争阻止了沙陀人染指和扩张的机会。

食人魔黄巢余部、宣武流氓雇佣兵头子朱温篡夺了唐帝国,并企图侵略河北三镇与晋兰,开启了五代的太原、汴梁敌对状态,晋兰骄傲地捍卫了自己的独立与自由。所谓五代,就是晋兰先进文明不断征服汴梁没落文明和雇佣兵马穆鲁克集团的斗争。当晋兰征服汴梁之后,往往难逃猪笼草诱惑而实行再中国化政策,随后被下一个太原政府推翻。直到后周代后汉,太原、汴梁形成了无法互相征服的局面。晋兰领袖刘崇采取了联合契丹对抗中国的外交策略。

后周与其懦弱卑鄙的继承者赵宋,为了消灭晋兰的独立自由,采取了“先南后北”的征服计划,通过先消灭战斗力较弱的诸南攫取财富,积聚大量财富再对晋兰进行灭国式总攻。北汉投降后,太原人民仍然自发地用砖瓦投掷宋人侵略者,为了发泄流氓无产者的愤怒,宋人对千年名城太原进行了拆毁,肆意流放晋兰人民,迫害杨家将这样的武士,从而自取灭亡。汴京朝廷直到金兵南下、大祸临头才发现:晋阳高地缺少常驻的独立藩镇,不是长途驰援的西军所能弥补的。辽人之所以不能做金人做到的事情,关键就在于无法解除晋兰军团的侧后威胁。

金元之际,晋兰经历了胡汉混合的再封建化过程。晋兰爱国词人元好问以宋灭北汉为基础建立了大晋民族神话。写出了“惠远祠前晋溪水,翠叶银花清见底。水上西山如卧屏,郁郁苍苍三百里。中原北门气势雄,想见城阙云烟中。”的不朽诗篇。蒙古人非常清楚晋国和中国的天然边界。成吉思汗认为晋国属于内亚,所以才会对木华黎说:“太行以北,朕自经略。太行以南,卿其勉之。”晋兰采邑,都留给了蒙古自家骨头或大根脚。 “自太宗丙申分封,平阳路、太原路即成为术赤、察合台位下的汤沐邑。由于二王封户在当地各有四万余户,分别占太原、平阳二路民户的62%和34%。且窝阔台汗又明确赐予二王平阳、太原两地。”中国采邑大部分封给了外样大名和汉人世侯。在金蒙的封建化政策的影响下,晋兰很快恢复了元气。在元末的大洪水中,中国人口基本灭绝,明初人口替代,都来自洪洞大槐树。常遇春在灭绝中国人口的活动中,贡献特别突出,多亏晋兰领袖王保保的晋蒙封建军队,从食人族的北伐军烤盘里救出了明初中国移民的祖先,使晋兰免遭同时代东亚其他邦国的人口灭绝式悲惨命运。蒙古殖民主义末期的晋兰,很像英国殖民主义末期的香港,为中国难民争取到几十年缓冲,直到改革开放重新回国建设。

明国虽然依靠降低当时已经非常野蛮的战争底线,大规模灭绝东亚人口的手段,暂时征服了晋兰,但晋兰的人心仍然偏向内亚。明国的贸易统制和边境铁幕,对依赖内亚贸易的晋族人民尤为不利。明蒙战争期间,晋兰人口大量流入蒙古。他们在蒙古各部的农业和商业经营者当中,占据了特别突出的位置。明国污蔑他们是蒙古人的奸细,以严刑峻法镇压,然而收到的效果,并不比镇压吴越海商更好。在明国的铁幕郑策的残酷折磨下,原属晋兰文化圈范围的陕北地区沦为了李自成张献忠的家乡。为了防止晋兰坏死区面积进一步扩大,晋人只能再次请求内亚保护者的帮助,满蒙联合以后,晋国商团在盛京找到了自己的保护人。“八家商人者皆山右人,明末时以贸易来张家口。曰:王登库、靳良玉、范永斗、王大宇、梁家宾、田生兰、翟堂、黄永发,自本朝龙兴辽左,遣人来口市易者,皆此八家主之。”晋商为满洲帝国转运军火,搜集情报。满洲帝国授予他们经营人参、皮毛的特许权,作为回报。满洲入关,晋商带路之功不在吴三桂之下。世祖顺治皇帝驻跸北京以后,授予晋商内务府商人的特权。晋商主导东亚金融业、内亚和俄罗斯贸易的黄金时代,都建立在满晋联盟的政治基础上。

明国灭亡,对于包括晋兰在内的内亚各邦而言,无异于苏联的解体之于东欧各国。滿洲人入驻北京以后,晋兰商人迅速打开了蒙古-俄罗斯贸易线。他們创造的财富,直到二十世纪仍然使赤色恐怖分子惊诧不已。在大清多国体系的内部,晋兰发挥了核心纽带作用,相当于欧洲的伦巴底城邦各国,满蒙内亚的政治军事联盟依赖大晋,犹如英法君主离不开佛罗伦萨和热那亚的高级文明。

近代世界来临,晋兰是资本主义和专制主义斗争的焦点,体现于义和团和传教士的斗争。传教士播下的种子,产生了孔祥熙这样的东亚英格兰银行主持人,日本播下的种子,产生了阎锡山。满清帝国走向中国化的过程中,妄图削弱包括晋兰在内的诸邦权力,实现专制集权,不惜以晋兰作为后勤基地,发动与阿古柏的战争,加剧了“丁戊奇荒”的惨烈程度,千万晋人沦为饿殍。满洲朝廷的胡作非为最终引发1911年的诸夏联盟反抗。晋人在诸南最危急的时刻又一次拯救诸夏各邦,因为清帝国镇压诸南的北军在肃清侧背的危险以前,是不敢在南方冒险的。晋军体现了防守坚韧的特征,构成他们在以后几十年的标志。战争从太原延伸到大同,晋军节节后退,但伤亡甚少。清帝国北京的威胁仍然未能解除,南京、上海已经落入诸夏联盟的手中。作为南北和谈的条件,清军将山西交给阎锡山。晋兰民族从此建设了无比高档的大晋民族和文明。自由自治,民兵勇士,商业文化,工业先进,宗教发展,样样俱全。

列宁党的白手套,愚蠢的苏联外围苦力蒋介石,妄图效仿他崇拜的僭主朱元璋,通过毁灭诸夏各邦的自由来实现自己争霸世界的美梦。他不仅通过武力威胁强迫晋兰“联共抗日”,还一手挑起对日战争企图消耗晋兰的青年。在此期间,作为诸晋地区之一的南蒙在德王的领导与日本的帮助下完成了国族构建任务。在晋兰本土,早期的阎锡山错误地把薄一波、徐向前等赤匪渣滓当做自己的晋兰同胞,结果遭到了悲惨的出卖,晋兰很快就成了赤色病毒渗透的重灾区。这一教训告诉了我们:赤色恐怖分子本身是没有祖国的,对于这些狗都不如的渣滓,只能把他们当做中国人看待。痛定思痛的阎公决定走联日剿匪的路线,通过汾阳会谈等一系列外交协定,成功保持了对日的和平状态。

赤祸入侵东亚,国民党卖身求荣,石三伢子认贼作父。只有大晋联合满洲日本,做了波兰一样光荣的抗争。当苏联灭亡满洲国,黄俄蔓延华北,势有一举席卷东亚之势的时候。骄傲勇敢的晋兰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而是选择拿起太原造对抗侵略者的苏式重炮。为了保卫祖国,晋人与已经战败的日本友邦私下结为秘密同盟,元泉馨等国际友人感动于晋兰抗击赤匪的壮烈,为大晋的卫国战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缺乏支援、弹尽粮绝的1949年4月24日的太原(此时国民党已于1天前丢失首都南京),包括梁化之先生在内的五百义士,用集体自杀的方式向他们的祖国做出了最后的深情的告别,晋人烈女阎慧卿在临死前,向其兄阎锡山发出了绝命电:

“连日炮声如雷,震耳欲聋。弹飞似雨,骇魄惊心。屋外烟焰弥漫,一片火海;室内昏黑死寂,万念俱灰。大势已去,巷战不支。徐端(注:特警处代处长)赴难,敦厚殉城。军民千万,浴血街头。同仁五百,成仁火中。妹虽女流,死志已决。目睹玉碎,岂敢瓦全?生既未能挽国家狂澜于万一,死后当遵命尸首不与匪共见。临电依依,不尽所言!今生已矣,一别永诀。来生再见,愿非虚幻。妹今发电之刻尚在人间,大哥阅电之时已成隔世!前楼火起,后山崩颓。死在眉睫,心转平安。嗟乎,果上苍之有召耶?痛哉!抑列祖之矜悯耶?

直到今天,我仍然能从这份电报的呐喊中,感受到太原末日围城时,晋兰爱国者的那种面临绝望时所表现的勇气。马基雅维利是一种能力,不忘初心所却是一种品质。晋兰爱国者从古至今,永远都走在抗击邪恶帝国的最前列,永远都在为诸夏牺牲,永远都没有因为敌我实力的悬殊而放弃为人的基本尊严。帝国天敌的晋兰民族身为东亚先锋队,春来雪融之际,终将拂去历史的伤口,再次顶天立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今日的晋兰民族尽管背负着赤支帝国的锁链,但她永远没有忘记属于自己的古老自由。我们的目光,顺着时光,向古老的历史看去,越过了邯郸与暴秦血战的赵国武士、越过了为反抗暴政,追求自由,扬鞭跃马的青年石勒、越过与汴梁食人政权以性命相搏的河东沙陀骑士、越过了联日抗赤的阎长官、越过太原孤城抵抗苏式重炮轰击的五百完人,直到回到了它最初的源头。

在那里,一群晋兰武士正骑着骏马,在战场上飞驰。那,就是晋民族自由的最初源头。

--

--

--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诸夏文化传播协会

诸夏文化传播协会

More from Medium

Introduction to Maven

Systematic Failures

Meta Freecity Uses BSC.tevil462–1.1 Smart Contract

3 Storylines that could’ve made Legacies epic